“北京副局竞聘初度引入心境测谎考查”引争议

  • A+
所属分类:派出所测谎仪
现在有些公选考试也在作秀,有些考题不但出偏了,也出得贻笑大方,什么你每天是否为父母打洗脚水、你会不会喝酒等等,这样的公选考题多少有些无聊,也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公
“北京副局竞聘初度引入心境测谎考查”引争议

“北京副局竞聘初度引入心境测谎考查”引争议

  

“北京副局竞聘初度引入心境测谎考查”引争议

“北京副局竞聘初度引入心境测谎考查”引争议

  现在有些“公选”考试也在作秀,有些考题不但出偏了,也出得贻笑大方,什么“你每天是否为父母打洗脚水”、“你会不会喝酒”等等,这样的“公选”考题多少有些无聊,也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公选”领导干部是一项很好的政治制度,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少数人选少数人”。但是,我们要谨防“公选”上哗众取宠的做法。因为,选干部看的是德才绩能,一个干部的德不是凭“考”出来的,而是群众的口碑夸出来的,让“公选”的干部过“测谎关”,还不如先过“民意测验关”,这样的“测谎”才最线日刘宝庆文) 画出这三个问号之后,笔者建议有关部门在心理试题本身的设计上多下功夫,比如答案不是单一的“是”与“否”,或者设计情景试题让应试者自由发挥。笔者相信,总有无需测谎也能科学地、真实地测出应试者心理的方法。(《检察日报》11月17日江洋/文) 第一个问号,测谎题能否真正测谎?笔者查阅有关资料得知,测谎主要用在刑事侦查中,它的科学称谓是“犯罪心理测试技术”。由于人在说谎时的心理变化必然引起一些生理参数(如脉搏、血压、呼吸等)的变化,通过测谎仪测定的这些变化就可以分析判断“真实”和“谎言”。笔者的疑问是,测谎仪尚且要严密监控、分析一系列参数才能提供参考,那么,单单几道测谎题又怎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呢? 看来,心理测试已成为中国人求职应聘的新门槛。心理测试能使用人单位更加充分、全面地了解应聘人员的工作稳定性、工作效率、协调和沟通能力及团队合作精神等。据中国心理学会理事长张侃说,在招聘过程中引入心理测评是一种行之有效的科学手段,海外已广泛应用,中国才刚刚开始。它对于提高人们心理健康的意识无疑是最有效的提醒。而我们不要太在意如何提高考试的技巧,自己的生活积累才是成功的最大秘诀。最重要的是通过测评,看清自我。同时能保持良好积极的心态,直面人生的喜怒哀乐。(《金华晚报》11月17日晏客/文) 第二个问号,考试测谎是否公正?根据“疑罪从无”的理念,即使测谎仪测出可能有罪,在刑事侦查中还有一系列排除犯罪的程序。而心理测试中的测谎没有“疑谎从无”的程序保证,其公正性值得怀疑。 心理测试作为录用人才的一项参考内容,近年来正在成为一些企事业单位和机关团体招聘高级管理人员和高级专业技术人员时所采用的方式。北京外交学院毕业生王圣杰在参加外交部的一次招聘过程中,也经历了这样的心理测评。他说:“除了常规的专业考试,在半个小时内,我们还要完成上百道心理测试题,内容包括是否有自杀倾向,是否经常做梦,甚至还有早餐食谱。” 第三个问号,设置测谎题的规则合理性依据在哪里?测谎技术的科学性我们不去论证,但因为测谎主要应用在犯罪嫌疑人身上或者诉讼活动中的特殊性,所以我们必须考虑对被选拔者进行测谎的合理性问题,否则,对他们就是不尊重的。 真实想法。心理测试考试的最后成绩不是分数,而是一个文字性的评价,能否进行面试主要看笔试分数,心理题只是对应所报职位的参考。 我们应当看到,一个干部讲真话,办实事,这是最基本的要求,现在“公选”干部竟然先过测谎关,多少有些滑稽可笑。“不说谎”是连小学生都知道的道理,现在让“公选”的干部也过“测谎关”是不是有些落伍了呢?其实,“公选”干部过“测谎关”究竟能测出什么?我想,不但测不了谎,还会教一些官员如何应对测谎,这样的测谎考试纯属作戏。真正想参加“公选”的干部有几个过不了“测谎关”的呢?一个参加副局级考试的成年人说几句“谎话”当然能做到脸不变色,心不跳了。 在中国,一般人还不习惯看心理医生,更不用说在党政机关设置心理咨询室,供官员大大方方地去心理医生那里接受心理辅导。在许多人看来,只有“心理阴暗”、“心理变态”的人才需要接受心理治疗。这种禁忌对个人的身心健康和社会的协调发展都是不利的。公选领导干部引入心理测试,为打破这种禁忌带了个好头,值得称道。(《北京青年报》11月17日潘洪其/文) 一些发达国家把诚信视为官员的一项重要品质,甚至有些官员的个人毛病可以原谅,但对其不诚实行为却要严加追究,可见官员诚信品质的重要性。北京市在干部竞聘中引入测谎试题,并将结果作为职位参考,笔者认为这是具有积极意义的,值得一试。由于工作关系,笔者曾经参与过对数千人的心理测试评估工作,试题中也设置有测谎项目。从实践看,这些测试题目的测评结果具有较高的可信度。笔者以为,测谎题目只要设置合理,是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测试对象的真实情况的。对预选官员进行测谎考核,等于为选拔人才把了一道关。(《京华时报》11月16日赵光瑞/文) 在公选领导干部的过程中引入心理测试的内容,也表明领导干部的心理健康问题正在引起越来越广泛的关注和重视。据世界卫生组织最新统计,中国约有3900万人患有不同程度的抑郁症,平均每100个中国人中,至少有3人需要接受心理咨询和治疗。中国正处在前所未有的社会转型时期,社会分化的烈度、速度、强度和广度都超过一些人的承受能力,这是社会心理问题凸显的重要原因。领导干部也是人,他们所参与的竞争和运作的烈度、速度、强度和广度,有时也会超过了一些人的承受能力。一个农民工进城打工,一个贫困农家子弟到大城市读大学,他们有可能适应不了都市生活的丰富变幻,无法接受贫富差距加大的严酷现实,心理上出现一些障碍。北京市通州区派出所地点与电话,对农民工和大学生的心理健康教育工作,已经引起了各界的重视,有的地方进行了可贵的探索,而对官员群体开展心理健康教育,在我们的意识和机制上还十分欠缺。 “多此一举”的看法首先是对心理测试的一种误解。须知心理测试是现代心理学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在很多企业尤其是外资企业的人才招聘中已被广泛应用,被证明是考查应聘者的心理特征和心理状态的一个较好的手段。心理测试中的测谎题目非但没能测谎,反而教会了应聘者如何应对测谎,足以使应聘者在试卷上写下连篇谎话却不露出一丁点儿“马脚”,这种情况或许有过,但那只能说明测谎题目设计得不够高明,需要进行改进和完善,而不能说明包括测谎在内的心理测试“完全是多此一举”。只要不否认心理测试的科学性,就不能否认公选领导干部引入心理测试的必要性。 据《京华时报》11月15日报道,11月14日上午,221人正式参加了北京市面向全国公开选拔13名副局级干部和市属企业高级管理人员考试的笔试。与以往不同的是,为了保证考生填写心理试题的真实性,今年笔试开始前增加了145道心理试题,要求考生在30分钟做完,其中包括部分测谎题。这些测谎测试,可考查考生是否胡乱作答或者回答不真实,以测试其